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四海图库即时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贾平凹《我的小桃树

  发布于 2020-01-24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的小桃树》是一篇渗透着作者人生感悟与人生追求的散文。该文饱含深情、含蓄隽永,透过小桃树不平凡的经历,写出了一段人生故事,是一篇难得的散文佳作。

  小桃树是带着“我”的梦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的梦缘起于奶奶的神话:“吃吧,这是‘仙桃’;含着桃核儿做一个梦,谁看见桃花开了,就会幸福一生呢。”也许是神话中的梦境太神奇了吧,“我”睡不着,便把这个梦“蓄”在了院子角落的泥土里。然而,这棵寄托着“我”的梦的小桃树却并不幸运——

  它“长的不是地方,谁也不再理会”,而且“很委屈,是弯弯头,紧抱着身子的……瘦瘦的,黄黄的,似乎一碰便立即会断。”

  缺氧,贫血,不逢时,不逢地。文章在这里道出了一种梦境与现实的鲜明反差。但这仅仅只是小桃树自身境遇的一个开端,它所面临的曲折与风雨还在后面——

  “枝条被风雨摇撼着,花一片片落了,大半陷在泥里,三点两点地在黄水里打着旋儿。它瘦了许多,昨日的容颜全然褪尽了。可怜它太小,才开了一次花。

  正值开花时节,它多么需要和风、细雨与丽日啊,然而它却面临着飓风、冷雨与强暴。不仅如此,它还因为“长的不是地方,又不好看”而险些面对戕灭的利斧,幸亏有奶奶这样一个保护神而幸免于难。

  在这里,作者明写的是一棵小桃树,明写的是小桃树的生存环境,却很自然地让读者联想到作者及其同代人所面临的那个疯狂的虐杀一切的年代,让读者从中品味到缕缕辛酸与苦涩,从而唤起人们加倍珍惜春光明媚、和风细雨的今朝。

  小桃树一开始就是以其孱弱的生命姿态出现的:“很委屈,是弯弯头”,“瘦瘦的,黄黄的”。不仅如此,它还面对着几乎可以导致灭绝的生存时空与生存环境,但它没有放弃生存,没有放弃抗争与挣扎:“它还生长着,弯弯的身子,努力撑着枝条,已经有院墙高了。”

  作为“我”的“梦的精灵”的小桃树,尽管并未像“我”当年梦境与期待中的那样“枝繁叶茂,灼灼其华”,它只能以其高枝上仅仅保留的“一个欲绽的花苞”来给人以并未破灭的安慰,但仅此而已。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欲绽的花苞”,向人们展示了小桃树顽强的生命力。尽管在时代的凄风苦雨中,它失落了太多太多的韶华,但毕竟还留下了一丝希望与期待。也许经过细心的培植、修剪与嫁接,“我的小桃树树”还会怒放出“我”多年的向往与期待……

  作者在写小桃树的命运的同时,巧妙地揉合了个人理想与追求轨迹。那棵小桃树,曾经“蓄着我的梦”,“我”曾“执著地偏要它将来开花结果”。可是终于有一天,“那家乡的土院,那土院里的小桃树,便再没去想了。”

  “我”忘记了小桃树,忘记了小桃树的梦,这难道不是一种心理及精神上的失落的暗示?难怪伴随“我”渐渐地大了,“脾性也一天天地坏了,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心境似蒙上了一层暮气。”在这个时候,是小桃树激起了“我”对生命的理解与感悟,唤醒了“我”失落的梦境:

  “看着桃树,想起没能再见一面的奶奶,我深深懊丧,对不起奶奶,对不起我的小桃树。开奖结果!”

  当年梦境中的托言人,小桃树的保护神——奶奶已不在人世了。睹物思人,“我”定然忆起了奶奶的托言,忆起了“我”曾“蓄”着的几乎被“我”忘却的梦,那久远的信念也如同那高枝上仅存的一个花苞一样,在“我”心头绽放。于是,便有了这样一个执著而坚定的预言:

  “明日一早,你会开吗?你开的是灼灼的吗?香香的吗?你那花是会开得美的,而且会孕育出一个桃儿来的。我还叫你是我梦的精灵,对吗?”

  聆听着细切的心语与倾诉,我们仿佛感受到了作者心灵的搏动,我们仿佛看到了一朵在严冬的冰天雪地中冻僵了的心灵之花的复苏与绽放。它虽然不免让人感到几缕辛酸,但它同时却更多地让人感多个惊喜与欣慰。

  《我的小桃树》是一篇渗透着作者人生感悟与人生追求的散文。该文饱含深情、含蓄隽永,透过小桃树不平凡的经历,写出了一段人生故事,是一篇难得的散文佳作。

  小桃树是带着“我”的梦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的梦缘起于奶奶的神话:“吃吧,这是‘仙桃’;含着桃核儿做一个梦,谁看见桃花开了,就会幸福一生呢。”也许是神话中的梦境太神奇了吧,“我”睡不着,便把这个梦“蓄”在了院子角落的泥土里。然而,这棵寄托着“我”的梦的小桃树却并不幸运——

  它“长的不是地方,谁也不再理会”,而且“很委屈,是弯弯头,紧抱着身子的……瘦瘦的,黄黄的,似乎一碰便立即会断。”

  缺氧,贫血,不逢时,不逢地。文章在这里道出了一种梦境与现实的鲜明反差。但这仅仅只是小桃树自身境遇的一个开端,它所面临的曲折与风雨还在后面——

  “枝条被风雨摇撼着,花一片片落了,大半陷在泥里,三点两点地在黄水里打着旋儿。它瘦了许多,昨日的容颜全然褪尽了。可怜它太小,才开了一次花。

  正值开花时节,它多么需要和风、细雨与丽日啊,然而它却面临着飓风、冷雨与强暴。不仅如此,它还因为“长的不是地方,又不好看”而险些面对戕灭的利斧,幸亏有奶奶这样一个保护神而幸免于难。

  在这里,作者明写的是一棵小桃树,明写的是小桃树的生存环境,却很自然地让读者联想到作者及其同代人所面临的那个疯狂的虐杀一切的年代,让读者从中品味到缕缕辛酸与苦涩,从而唤起人们加倍珍惜春光明媚、和风细雨的今朝。

  小桃树一开始就是以其孱弱的生命姿态出现的:“很委屈,是弯弯头”,“瘦瘦的,黄黄的”。不仅如此,它还面对着几乎可以导致灭绝的生存时空与生存环境,但它没有放弃生存,没有放弃抗争与挣扎:“它还生长着,弯弯的身子,努力撑着枝条,已经有院墙高了。”

  作为“我”的“梦的精灵”的小桃树,尽管并未像“我”当年梦境与期待中的那样“枝繁叶茂,灼灼其华”,它只能以其高枝上仅仅保留的“一个欲绽的花苞”来给人以并未破灭的安慰,但仅此而已。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欲绽的花苞”,向人们展示了小桃树顽强的生命力。尽管在时代的凄风苦雨中,它失落了太多太多的韶华,但毕竟还留下了一丝希望与期待。也许经过细心的培植、修剪与嫁接,“我的小桃树树”还会怒放出“我”多年的向往与期待……

  作者在写小桃树的命运的同时,巧妙地揉合了个人理想与追求轨迹。那棵小桃树,曾经“蓄着我的梦”,“我”曾“执著地偏要它将来开花结果”。可是终于有一天,“那家乡的土院,那土院里的小桃树,便再没去想了。”

  “我”忘记了小桃树,忘记了小桃树的梦,这难道不是一种心理及精神上的失落的暗示?难怪伴随“我”渐渐地大了,“脾性也一天天地坏了,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心境似蒙上了一层暮气。”在这个时候,是小桃树激起了“我”对生命的理解与感悟,唤醒了“我”失落的梦境:

  “看着桃树,想起没能再见一面的奶奶,我深深懊丧,对不起奶奶,对不起我的小桃树。”

  当年梦境中的托言人,小桃树的保护神——奶奶已不在人世了。睹物思人,“我”定然忆起了奶奶的托言,忆起了“我”曾“蓄”着的几乎被“我”忘却的梦,那久远的信念也如同那高枝上仅存的一个花苞一样,在“我”心头绽放。于是,便有了这样一个执著而坚定的预言:

  “明日一早,你会开吗?你开的是灼灼的吗?香香的吗?你那花是会开得美的,而且会孕育出一个桃儿来的。我还叫你是我梦的精灵,对吗?”

  聆听着细切的心语与倾诉,我们仿佛感受到了作者心灵的搏动,我们仿佛看到了一朵在严冬的冰天雪地中冻僵了的心灵之花的复苏与绽放。它虽然不免让人感到几缕辛酸,但它同时却更多地让人感多个惊喜与欣慰。